博彩排行
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博彩排行 >

经过艰难困苦的人对生活是比较节俭的

发布时间:2017-09-10 12:43 来源:本站

 在我下乡当知青的第一年秋季,由于前期文化大革命己结束,各级领导班子开始正常工作。本县因文革关闭了三年的几大煤矿准备开工,急需要一批树木加固煤窑,树木就砍伐国有林,公社领导找到我们大队和生产队,运输就由我们山村的农民承担,队里当然照办。
  
  第一天是上山砍伐树木,选择长得弯曲的松树和不成材的杂树,长得大的树锯成两段,以便有能力运出,再砍去树尖,树枝。工作顺利完成。
  
  第二天是运树,,由于路有十多里远,并且是山路,任务艰巨,生产队决定,每五十公斤就是两个劳动日{20工分}。并要求男女劳动力一齐上阵。尽快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。由于报酬较高,社员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,天刚发白,社员们就开始出发,
  
  我也跟着上了山,选择了一根我能扛起的一棵松树,跟他们一道下山。社员们从小在山里生长,扛起树在荒草丛生和乱石上行走如履平地,可我就差远了,一步三晃,他们走五步,我才走两步。不行,我得另想法下山。我找了根葛藤,拴在树尖,将树拖下山去,这又快又减轻了劳动力。终于赶上了他们。
  
  山下就是一条土路,我扛起树来没走到二公里就感到肩膀火辣辣的痛,原来松树皮相当粗糙,我的肩膀平时没磨炼,己被树皮擦红,我只好脱下衣服,用衣服包裹在树上,扛起继续赶路。
  
  到了山口,下九道拐陡坡,到一碗水的地方,一边是石壁,一边是悬崖,我简直小心谨慎得很,谁知身后树尖触到岩壁,我腰一闪,身一晃,打了个趔趄,幸好我练过马步有稳力,还站住了,我简直吓出一身冷汗。我想,如果是连人带树摔下岩去,那是什么后果?爹妈生下我,堂堂一表,凛凛一躯,为了两个劳动日而粉身碎骨,那太不值了,况且我还没尝试到女人的滋味就死了,那多不划算,到阎罗王那里,是要挨三百光棍棒的。算了,我不能如此下山,得另想法子。
  
  我立即想到将树扔下山去,再到山涧去找,这样来说至少无性命之忧,如果树在半山腰卡住了,大不了这根树我不要了,工分也不要了,如果队长问起来,我就说树没扛稳掉下山了,这也不是有意造成的,也会没什么。想到这里,我就将树顺着山坡丢了下去,那速度之快,几秒钟时间就听见树掉进山涧水中的声音,我默默祝福上苍,急步跑下山去。
  
  到了山下一看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树顺着河水慢悠悠的摇摇摆摆的漂流出来。这一下使我来了灵感,我知道这河顺山边直通公社{现在的乡镇},河水齐腰深,河道也较直。嘿嘿,干脆来个河水漂木,反正我的肩膀正红痛得很呢!但再一看,水流太慢了,照这种速度何时能到公社?只有拖着树走速度才快,我在河边用随身小刀割了根小竹,用鹅卵石将竹砸破撕开接长,一头拴在树上,拖起树沿河岸小跑,因往下游运行,速度还真快。
  
  还有两公里就到公社了,那些社员己交了树,己返回准备扛第二次,我觉得惊奇的是,他们并没有艰辛的表情,反而象捡到金子一般兴高采烈,特别是男社员,光溜溜的身上汗珠直淌。反而乐呵呵的,看到我用这方法运树,感到有些奇怪,大家都笑我。
  
  到了狮子桥,这是进镇的门户,我从河中将树捞上来,水淋淋的。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,扛起树往车场而去。过磅秤的人讽刺的说:才砍的树能吸进多少水嘛?都要在河中浸泡了才来过磅秤,真是算得太精了。在场的人无不大笑起来。我队就有煤炭厂,我知道煤矿最忌讳垮塌、山耗子,水灌洞等字眼,生气回道:现在泡胀总比水灌耗儿洞,那些山耗儿淹死了泡胀了好得多。{意思是:煤窑就象耗儿洞,会垮塌灌水淹死下窑工人,淹死了的人象发胀了的死耗子一样}。我又说道:小人得意,犹如癞狗长毛。他气得吐血,看我一付傲气,却把我也莫其奈何,只有恨我两眼,忍气吞声算了。
  
  松树一过秤,四十五公斤,会计给我记上18分。每天一个工10分是八分钱,折合人民币一角五分钱。天哪,我费尽千辛万苦大半天,却只挣得一角五分钱。
  
 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这个道理。为什么中国历来尊崇学而优则仕?肩挑背磨的廉价劳动并非每个人都适应,为什么扛一棵树费尽千辛万苦才换来一角多钱还令社员激情洋溢?为什么一个煤厂过秤的工人都如此大势而讽刺讥笑于我?------,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,虎落平阳被犬欺。
  
  ,我就养成这个习惯,但我的儿子就不同。昨晚我老婆己煮好了饭菜等他们回家吃晚饭,谁知儿子和儿媳自驾车到重庆一家知名火锅店吃掉一百多元才回家。我心里有些反感,一是不尊重母亲的劳动,体会母亲的心情。二是有意浪费钱财。我将上面这个故事讲给他们听,儿子回我说:你这忆苦思甜的故事现在还有那个听,听你讲文革时期要贫下中农诉解放前的苦,你都很反感,现在你又在诉文革时期的苦。烦不烦?怪只怪你生长的时代命太苦,如果现在,给你一千五百元钱你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扛那根树嘛?你现手上夹着吸的一支烟,就是你那时扛十棵树的价钱,你为什么还要抽呢?------
  
  面对儿子这样的回答,我还能说什么呢!